Brahms

勃拉姆斯、克拉拉以及舒曼三人之间的纠缠,大概算是古典音乐界最著名的一段情感轶事了?以我一贯的印象,与这段故事相匹配的,是含蓄、忠诚、见守之类的褒义词,以至于无法将八卦、三角恋之类的字眼按上去。
勃拉姆斯痴恋自己的师母克拉拉,并在舒曼去世后不断资助克拉拉的音乐事业。但两人之后再未见面。40年间勃拉姆斯写作了无数给克拉拉的情书,却都未寄出。他终身未婚。
整个故事充满中国式的“发乎情,止乎礼”味道。勃拉姆斯与他的音乐一样,堪以闷骚形容,炽热心绪都被隐藏在落寞的冰山一角下。感情以纯合的形式存在,甚至已不需要任何实际的物象作为载体,更与肉体无关。

这是最感动我的爱情故事,没有之一,甚至谓之为“爱情”都觉丝许亵渎。
勃拉姆斯那孓然的一生不能称作幸福,但能遇到令自己如此倾心而且长情独恋的一人,却可说是一种幸运。

所以我怎么能忍受有电影将勃拉姆斯塑造成疯癫登徒子,碰他师母的脚趾,还在舒曼去世的夜晚偷腥……去你妹的“绝不会跟你上床”,我恶心得快把晚餐吃的沙拉都吐出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