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魂专用

师太爱我,我爱师太。

妹控和他控的妹东渡11区美白整容已经……多久了?

没有刻意去记日子,那只会把时间在感官上拖得更长。明显的变化是最近照片极度低产。当然,上海一到周末就下雨的古怪天气也对此贡献良多。

终于这种日子就快结束了!

另,对摆摊串门聊天JQ调戏打酱油的明天充满了向往。祝某人和某人卖光光![恩估计已经卖光了吧…

听雨

“雨声潺潺,像住在溪边。宁愿天天下雨,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
——张爱玲

13女的腿型,裹了黑丝倒也不错看。
就这样阿鹤也归家一周年。好好拍片的心思又被雨水天打败。

这几日变得有些木了。话也说不好。
明明想说的有很多。

小团圆

走出地铁站已逾十点,衬衫单薄而宽大,夜风吹来好像直接拂在了皮肤上,禁不住寒颤。

小团圆看完了,素白的一小本摊化在书桌上,再也不想碰。好像捻开书页就觉得怨痛。
以前读张爱玲都是仰着头看戏,精妙句子串就的华服下,一袭袭惨淡的戏。但这次却好像一阵烟,躲在盛九莉身后,如影随形,同喜同悲。书页翻尽了也不觉得终结,因为生命还没完。
意识到是结局了,呆愣半晌,好像起身扯开衣物,深深浅浅的疤痕,每一道都能对应出源头来。
不敢说读懂了她,但这一次终于是心有戚戚,平起平坐。

除此之外,再也想不出别的话来。取出原配的封面重新包上,大红大绿,大概是她喜欢的浓烈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