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一病

感冒,头痛,肠胃炎。
三者构成了我人生主要的病痛体验。
当三巨头会首呵呵呵呵呵……就构成了我近日遭遇。

也算是这一年第一次遭此大病。从某人那里传染的感冒为首,加之母上不知放置了多久的炸猪排,以及神出鬼没但更疑似咖啡戒断反应造成的剧烈头痛。
终于昨日在鼻子堵得完全无法呼吸,头又痛到爆炸,还吐了两三回的情况下……某人扛不住了,带我杀去了医院。

要不然怎么说我国医患关系差呢。我因为之前的工作关系,速来站在医生一边。可是病痛中碰到这种分析三分钟、电话四五通,又抖着腿跟你津津乐道“你这是疑似脑膜炎啊!”的医生,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感……
明明我体温正常,脖颈腿部未曾僵硬,仍要辩白“我从医二十余年,也曾见过少数脑膜炎病例如你这般……”
好嘛,循证医学。总要证据,血常规也就罢了,还追加给我一个胸CT。“其实脑膜炎要做腰穿才能确诊。”吓得我赶紧摆手。
好在私立医院检查倒是快捷。胸CT一切正常。血常规若干白细胞上升,体内炎症倒也在预料之内。这位大夫看了可来劲了,大笔一划三道横杠!“看看!看到伐!炎症啊!不能掉以轻心!你这很可能就是脑膜炎!做不做腰穿!你自己考虑!“
就是某人这般毫无科学素养的白目也听不下去了。我忍痛讥笑说我再自行观察观察,就拂袖而去。于是浪费一个上午和三百多块大洋,半毛钱的药都没配上。
某人怒道:“我都想揍他了!”真是潜在医闹分子……

回到家中,我继续在床上哼哼。其实头痛这问题很好解决,一片止痛片就告别烦恼。我基本上每月一片是免不了的,感谢止痛片!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并列空调!
可这回因为头痛了三四天,我也连吃了三天止痛片……断然不敢再吃!
哼哼唧唧的当口,某人上班途中一通电话,call了我爹继续要他带我奔医院。门铃一响,我爹妈居然全都杀来了……

可能我搬出家门之后,他们就没啥担心我的渠道了。此刻穷极多年的感情奔涌而出!我妈哦哟哟哟哟哟心肝啊了一长串,抱紧我仿佛下一秒即将失去。
我爹,作为一个将头痛这一祖传不治之症遗传给我的罪魁祸首,无比沉痛地问我“谷维素吃了吗?维生素B1吃了吗?B6也吃了吗?”当皆获得肯定答复之后,他煞有其事地抱紧了胸前的公文包——“这个药,我每次一吃就灵!你试试!”
我以为他要拿出什么九转还魂丹或是诺贝尔获奖之作。
他掏出了一盒——

散利痛。

你仿佛在逗我笑。

于是我吞下了本周第四片止痛片,继续在床上哼哼,即便心知肚明半小时之后头痛就将离我而去。我爸搜遍我家发现居然没有居家旅行必备之风油精,于是冒着35度高温去药房给我采购了瓶,又传授了我他长期与头痛斗争中摸索出来的几个穴道。我妈哼着小曲煮上了小米粥,然后开始看电视剧。
哎,现在写写好像也就这样了。但那一瞬间在床上,还是挺感动的。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肚子疼,爸妈抱着我一路飞奔上医院的年代。

末了,我妈很深情地抱着我说,“你只要一有个不舒服,妈妈心里就烦的不行。”
这一点深刻表现在未来的48小时里。即便我已经滚去上班并安定进入加班状态。我爹仍然从早上七点就电话轰炸我问我好了没有,微信上两人轮番问还难受吗?涂风油精了吗?吃药了吗?午睡了吗?要记得午睡!要保证休息!不劳累就不会头痛!

这世上没啥事情比知道有人深深深深爱着你,更正能量的了。

啊又想起来。那天看完《冈仁波齐》,归程我一直在想这世上有啥东西值得我磕几千里路头去交换的吗?想来想去是没有……倒不是说我没有视若珍宝的东西,而是我打心眼里不信磕头能帮我交换到这些。
想到这点我很沮丧,于是问某人,“有啥事情是你愿意一路朝圣去求菩萨的吗?”
他想了想,说“爸妈。还有你。”

哎,管他真的假的,还挺受用。

2 thoughts on “浮生一病”

  1. 健康这东西很多时候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本以为从不熬夜早睡早起尽可能保证三餐吃杂粮少油烟有绿叶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运动运动相比很多爱作死的同龄人已经是好数倍,然而不久前照个b超医生还是说“你肉要少吃点哦,有点脂肪肝迹象”
    ……欲哭无泪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