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咖啡

点开某个word然后信手写点什么,已经成了一年可能都不会发生一次的事情了。
还是习惯拿laptop打字。新买的27寸Mac,P图看片爽则爽矣,然用来打字仿佛头悬梁。

我的眼前如今陈列着一支小号的Chemex壶,一支红色的HARIO V60瓷质滤杯以及配套的玻璃分享壶,一把bonavita的手冲壶,同样是来自Hario的手摇式磨豆机和咖啡秤。
养成了一个全新的习惯,在周末相对而言可以优缓一些的上午,磨豆子,冲煮,然后享用自己冲出的咖啡。
相较而言 ,Chemex颜值高而难以掌握,易过萃。某老总说的十壶毁九壶诚不欺我。V60不愧是我目力所及中普及率最高的冲煮方式,相对而言要稳定得多。当然论稳定性不及爱乐压及法压壶。但前者塑料质感,后者出品浑浊,皆不喜。

我也没想到自己才换了半年工作就那么喜欢咖啡。相较有些同事入职三四年仍认为法压与拿铁是可以搭配在一起的名词,我不知该说自己是干一行爱一行,还是真的与咖啡有些许缘分。

据说成年的标志之一是嗜苦。孩童时期只喜甜食,然后味觉日益丰富,苦留在最后尾端。葡萄酒,茶叶,咖啡……这些饮料皆为成人世界通行,皆风味复杂,皆苦。我以为是苦味能滤去单纯的味觉快感,令感官通透,自然可以品味出其他交织的滋味。
以咖啡为例,一支风味轮灿烂如食谱,列有巧克力烟熏杏仁核桃柠檬柑橘蓝莓菠萝一连串。可惜感官愚钝如我,至今也未能将鼻腔及舌上滋味拆解清楚,只道得出酸苦,辨得出好坏,已是满足。公司创始人在自传中提及初次品尝咖啡如醍醐灌顶的快感,想必我已是没有可能享受。但内心知道,自己是喜爱喝咖啡的。

与其他二类成人饮品相比,我觉得自己的接受程度是:茶>咖啡>葡萄酒。茶毕竟是中国人的日常配置,大俗大雅皆可,虽谈不上喜爱但也能尝出香韵。至于酒,我至今品不出其“好喝”的点在哪里,只知微醺状态下确实飘然放肆,好过日常端正的钻营。
相较之下,咖啡远非国人生活必备,于我更有一种异于日常的仪式感。其种植、冲泡自有文化门道,尤受西方科学发展之裨益,部分冲泡手法脱胎于实验室(尤以Chemex为甚),令我惶惶有种重返有机化学实验课的熟悉感。而就口感而言,咖啡香暖,苦亦圆润,与混沌中辨识风味亦是有趣。酒,唯有偏甜的干白是我喜爱的味道,还经常被人引为笑柄。而我的舌头对于咖啡可就宽容得多,非洲的活泼酸度,南美的果仁干香,亚洲的草药微苦,皆能接受。

尤其是咖啡的提神效果,对于我这恨不得半世人生在床上的嗜睡症患者而言,真是一剂良药。尽管在如今的大剂量刺激下,药效仿佛逐级而下,但仍好过整日睡眼惺忪。近日发现对我的偏头疼也很是有效,据说有放松血管效果云云,更加是离不开咖啡。如今的节奏是到公司一杯自制拿铁,中午两小杯手冲,下午若困倦还要加量。一日不饮,好比毒瘾发作,哈欠连天。

有意钻研手冲,但好坏只有自知。考上咖啡大师之后,也没能在周围培养出几个与我一般爱喝black coffee的同好。甚至连枕边人也还念叨,给我加糖加奶就喝。也是无奈。待我把新买的冷萃咖啡包冰上,明晨佐我的粢饭团吧。

2 thoughts on “咖啡咖啡”

  1. 喜欢喝不加糖不加奶黑咖啡的人在此哈哈,某个对咖啡有研究的朋友曾告诉我咖啡是门玄学,同一种咖啡不同庄园产的口味也会有微妙的不同……我觉得我这种木舌头估计也是尝不出这些微妙差异的……
    平时还是更爱喝茶,绿茶红茶普洱皆爱,办公室常备茶叶,一来督促自己多喝水(白开水太寡淡),而来绿茶抗氧化……缺点是跑厕所会跑得比较勤||||||

    [回复]

  2.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呀。但咖啡这玩意儿太考验味觉和嗅觉灵敏度了,我觉得自己可能也没这个天赋。
    茶我现在也喝,但相较咖啡,提神效果还是没那么明显呀~

    [回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