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总选举

01
作为一个对于AKB在籍选拔组估计连一半都认不出来的超级伪饭,今年总选我还阴差阳错给渡边麻友选手投了两票。起因是某日无聊,刷了N年前的药师寺live,深觉当年的双马尾麻友是多么多么多么的可爱……无与伦比的可爱。即便是当年嫌弃过她的僵硬,也还是为了那可爱的颜买过她的写真集。何况现在的麻友比铁刘海时期性格讨喜了不少,便想为她最后的登顶之战奉上微薄战力……
然后嘛,我果然是投谁谁毕业……

02
如果不是008小姐的结婚宣言,我觉得光凭麻友的毕业宣言,肯定拿不到那么多buzz和头版。
AKS的山河日下,在老天爷的极度不配合中,以一种极为尴尬的形式一览无遗。狭小宛如企业年会的室内会场与狂风暴雨的冲绳天气,一样样都是抽在运营脸上的巴掌。
008又狠狠揍上一拳。
嘿!反倒是流量的一针强心剂。连国内都连篇累牍地刷了不少屏。

03
秋元康子知道008要毕业反而没有阻止,是因为这货深谙,所谓恋爱禁止早就是块名存实亡的遮羞布,哪有流量和曝光度来的值钱啊!
这快遮羞布,以前可能是抓住宅男心的大杀器。现在?文春都上那么多回了还有人信恋爱禁止吗?人妻偶像倒是个绝好的idea。
我本来还在想这后面是不是吉本京乐和AKS不对付。现在想想未必啊,大家一起刷脸,后续话题还有得炒,挺好。

04
这次最好笑的是我自己首页一些姑娘们的言论。大多路人,大多自诩女权主义。
大意都是谴责008欺诈。对不起那些辛辛苦苦不谈恋爱的前辈们打下的江山。这些歌也不会唱舞也不会跳的小妞如果不是不谈恋爱,哪能这么红?
哈???
您们可能搞错了一些东西。AKB的妹子们固然是不能歌也不善舞,可人家能红,绝对不是靠不谈恋爱哦。
11区女团多如牛毛,恋爱禁止是行业潜规则,红了几个?
AKB走红,靠的是早期成功的企划、肥秋的业界资源、元老妹子们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的辛劳、以及很重要的——运气。
恋爱禁止?大概只能早期吸吸宅男粉吧。国际咪剃头事件后,全球各地都在骂开闭没人权。我的感觉就是运营之后开始刻意淡化恋爱处罚。君不见最近上文春爆丑闻的,一个比一个处罚轻。
更好笑的是有些AKB粉也要这么说。你的推如果听你说她能红是靠不谈恋爱,可能要哭笑不得吧。

05
总结——
008没有对不起团队。要不是她,这次总选的曝光度将会跌到谷底。此举也算是帮助运营揭掉了恋爱禁止这张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遮羞布。临死前你们可想点儿新花样吧。
008也没有对不起渡边麻友选手。整个总选举都没流量了,Mayu毕业这种传了一年多的传闻算是个鸟新闻?现在起码还能跟着008结婚的消息蹭点头版。
真正对不起的,是那些为她投票、又还在YY恋爱禁止的粉丝。那是真的上当受骗。当非要我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什么你不是?那你起什么哄啊?

浮生一病

感冒,头痛,肠胃炎。
三者构成了我人生主要的病痛体验。
当三巨头会首呵呵呵呵呵……就构成了我近日遭遇。

也算是这一年第一次遭此大病。从某人那里传染的感冒为首,加之母上不知放置了多久的炸猪排,以及神出鬼没但更疑似咖啡戒断反应造成的剧烈头痛。
终于昨日在鼻子堵得完全无法呼吸,头又痛到爆炸,还吐了两三回的情况下……某人扛不住了,带我杀去了医院。

要不然怎么说我国医患关系差呢。我因为之前的工作关系,速来站在医生一边。可是病痛中碰到这种分析三分钟、电话四五通,又抖着腿跟你津津乐道“你这是疑似脑膜炎啊!”的医生,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好感……
明明我体温正常,脖颈腿部未曾僵硬,仍要辩白“我从医二十余年,也曾见过少数脑膜炎病例如你这般……”
好嘛,循证医学。总要证据,血常规也就罢了,还追加给我一个胸CT。“其实脑膜炎要做腰穿才能确诊。”吓得我赶紧摆手。
好在私立医院检查倒是快捷。胸CT一切正常。血常规若干白细胞上升,体内炎症倒也在预料之内。这位大夫看了可来劲了,大笔一划三道横杠!“看看!看到伐!炎症啊!不能掉以轻心!你这很可能就是脑膜炎!做不做腰穿!你自己考虑!“
就是某人这般毫无科学素养的白目也听不下去了。我忍痛讥笑说我再自行观察观察,就拂袖而去。于是浪费一个上午和三百多块大洋,半毛钱的药都没配上。
某人怒道:“我都想揍他了!”真是潜在医闹分子……

回到家中,我继续在床上哼哼。其实头痛这问题很好解决,一片止痛片就告别烦恼。我基本上每月一片是免不了的,感谢止痛片!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并列空调!
可这回因为头痛了三四天,我也连吃了三天止痛片……断然不敢再吃!
哼哼唧唧的当口,某人上班途中一通电话,call了我爹继续要他带我奔医院。门铃一响,我爹妈居然全都杀来了……

可能我搬出家门之后,他们就没啥担心我的渠道了。此刻穷极多年的感情奔涌而出!我妈哦哟哟哟哟哟心肝啊了一长串,抱紧我仿佛下一秒即将失去。
我爹,作为一个将头痛这一祖传不治之症遗传给我的罪魁祸首,无比沉痛地问我“谷维素吃了吗?维生素B1吃了吗?B6也吃了吗?”当皆获得肯定答复之后,他煞有其事地抱紧了胸前的公文包——“这个药,我每次一吃就灵!你试试!”
我以为他要拿出什么九转还魂丹或是诺贝尔获奖之作。
他掏出了一盒——

散利痛。

你仿佛在逗我笑。

于是我吞下了本周第四片止痛片,继续在床上哼哼,即便心知肚明半小时之后头痛就将离我而去。我爸搜遍我家发现居然没有居家旅行必备之风油精,于是冒着35度高温去药房给我采购了瓶,又传授了我他长期与头痛斗争中摸索出来的几个穴道。我妈哼着小曲煮上了小米粥,然后开始看电视剧。
哎,现在写写好像也就这样了。但那一瞬间在床上,还是挺感动的。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肚子疼,爸妈抱着我一路飞奔上医院的年代。

末了,我妈很深情地抱着我说,“你只要一有个不舒服,妈妈心里就烦的不行。”
这一点深刻表现在未来的48小时里。即便我已经滚去上班并安定进入加班状态。我爹仍然从早上七点就电话轰炸我问我好了没有,微信上两人轮番问还难受吗?涂风油精了吗?吃药了吗?午睡了吗?要记得午睡!要保证休息!不劳累就不会头痛!

这世上没啥事情比知道有人深深深深爱着你,更正能量的了。

啊又想起来。那天看完《冈仁波齐》,归程我一直在想这世上有啥东西值得我磕几千里路头去交换的吗?想来想去是没有……倒不是说我没有视若珍宝的东西,而是我打心眼里不信磕头能帮我交换到这些。
想到这点我很沮丧,于是问某人,“有啥事情是你愿意一路朝圣去求菩萨的吗?”
他想了想,说“爸妈。还有你。”

哎,管他真的假的,还挺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