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除草,松松土

好不容易zuo帮忙修好了blog,觉得还是要来写点什么才好……
然而上一次更新竟然是快快快一年前……我终于变成如此乏善可陈的人了吗!!!

Sheryl with SAKURA
摄于上周人潮汹涌的顾村公园……

又一次换了工作。用十年时间,经历了“乙方-创业公司-甲方”的人生之路。
完全不同的工作状态。每天像在上新东方,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一直都不怎么对英语上心的自己。
前些年积攒的技能在这份工作上完全用不上,也又一次过上了连meeting minutes都要自己写的状态。

掉入了所谓的“中产阶级焦虑”。开始担心起正常成年人会担心的问题,比如……失业,生育恐慌,学区房。
尽管月收入尚可,但一还房贷就觉得自己无比赤贫。
哦,我好久没有买娃了呢。

一直以来的避风港也进入枯水期。
因为穷,所以list上的A7R2一直都没买。手里的80对焦已然成渣,又不能一直坑老爹的800,后果就是几乎不拍娃照了。
无声地度过了青叶的10岁生日。
买了许多书,宗教、艺术、文学……然而看不下去。兜兜转转也还是回去看小说。当然刷微博是最为不费力的。注意力变得很难集中。
因为工作关系掉了咖啡坑,但怀疑自己生了条假舌头,无法品味出各种风味。风味轮在我嘴里只剩苦与酸,淡与浓,鲜有甜味。
不单是咖啡,红酒、啤酒、茶……如此之多需要说出条条框框的玩意儿,无知亦无感。

偶尔亢奋,时常压抑。大约只有每周日晚上不愿面对周一的烦躁心情,与十年前别无二般。
然而下一个十年,可预见的、听说过的烦恼,仿佛没有一条能逃得掉。
需要一根定海神针,立于内心苍狂劲风中为柱,稳自己的下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