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长假期

以昨天为起点,开始了21天长度、不短不长的一个假期。
一度很有过暑假的错觉。睡到自然醒,然后看书、打游戏(最近沉迷Love Live!)、补番,少少地处理下工作和邮件,按时享用老妈精心准备的三餐。久违的悠闲到死的日子。

假期前一段时间,一度陷入一定程度的抑郁之中。被无端加注太多无法承担的工作,“无法承担”包括体力和能力上,最终的结果是疲于奔命却什么都做不好,甚至也拖累了team members。
这种时候总是甚能体会前田敦子小姐的心情。所有人都说你应该是Ace,你被推举到了那个你并不胜任的位置。你一度也曾信心满满,以为或许你确实有自己还未发现的异能。但拼命尝试过后,你孤立无援,独自苦苦支撑,想要示弱却被周围的人说——“看啊,你明明已经得到了那么多。如果觉得自己不胜任,为什么你一开始不拒绝呢?”
阿酱最终挺过来了,可世上还有很多比成为Idol Center更困难的事情吧。

不断受挫后收获的除了无足轻重的经验,还有对自我的认知,对自己定位的重新调整。如果有些事情我做不好,那请允许我放弃吧。或许这世界上确实有完美的全能者,但那并不是我。辜负了你们的认知,又夺走了宝贵的机会,还真是对不起。

最终的决定是给自己放一个长假。那么久以来都不曾有过的假期。
不再是被他人或是自己逼迫着奔跑,而是停下来,喘口气。观察正包裹着自己的世界。沉浸在孤独与兴趣之中,重新审视内心。
我从每一个让我感觉“这才是我”的瞬间之中汲取能量。

曾经以为,要立足世界,多多少少需要戴上假面具。
但现在还是更中意以毫不掩饰的自己,肆无忌惮地与世界撞击。
如果不该是我,那就请不要选择我。伪装最终都会变成双刃剑。我只能在令自己感觉舒适的地方长久停留。

多年以后回头去看那支以Comforting Sounds为BGM的Jeep广告,哭得反而更凶了。那一辆深红的牧马人,以极其笨拙而缓慢的姿态,在泥浆中行进,飞溅起冲天的水花,面对晃晃白日肆无忌惮地吼叫。
为什么不选择飞驰在平坦的公路,而非要挑战戈壁荒漠?是因为眼中与心中,皆有常人看不见的风景。
我总觉得,那便是我。那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