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脑洞一朝圆

有一个娃,折磨了我差不多八年。
仅仅在我知道SD后不久,我就对他一见钟情。
当我得到青叶之后,我所梦想的就是有朝一日,他能与青叶站在一起,头枕着头,肩并着肩。

但现实是这娃每一次出现,下面总有一行小字折磨我。
※「榊の目覚め」は非売品です。

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非売品
非卖品你拿出来显摆个毛线啊!!!!!!!!!!【老V:哈哈哈哈你打我呀你打我呀你打我呀
曾经TSUBAKI都出了眠版,
曾经老V出过以他为封面的写真集,我以为要出志上限定了,但是他没有。
曾经我觉得寻常的天使降临太普通,天使之里五周年这种大日子他该登场了吧,但是他没有。【事实是尼玛今年都十周年了!!!
曾经我想实在不行攒够钱去搞50w梦幻FCS吧,后来听说这玩意儿只能指定贩售过的娃头。
曾经我以为去天使之里就能看到他,结果去了才发现这人在天使之窗出差=__________=

于是我绝望了。
于是我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的名字其实很早就决定好了。
只是我用了如此长久的时间,来等你出现。
小枝。

AOBA & SAEDA

Continue reading 八年脑洞一朝圆

小芳廷

感觉已经几百年没娃聚了,却被一个短短的下午茶,唤回了所有对娃的爱意!

Matsu
肉松,哦不洛松同学是这种心境下的直接受益者。
话说直到昨天,他还是个暂时插在小枝肉体上的飞头,今天我已经准备给他买个Gr身体……
角哥的这套衣服你穿实在是太好看了啊岂可修!!!!

原本我的打算是带小铃铛和大象出来的。可昨晚套了一半才发现这背带裤尺寸是按照SD13男来的,10男穿不了……大象惨痛出局。
在柜子角落穿浴衣穿了大半年的肉松顺利上位……【这就是命

Continue reading 小芳廷

Shall we talk?

2013年没怎么写日记的原因,说穿了就是一个字——忙。
2013年忙的原因,除了工作,却还有其他——I fall in love.

一个原本就时常加班到十点之后的人,
下班之后还要应付约会、电话、视频聊天,最后变成一起生活的柴米油盐、扫地刷碗,自然忙得连坐下来刷微博的时间都没有。
遑论拍娃照、追新番、打游戏、逛淘宝、看电影、和少女们唠嗑……etc.
何况,我本来也不是精力充沛的社交狂热者。我只是个每天必须睡满八小时、能赖在家里就绝不外出的低能量生物。
有时候,重色亲友什么的,也是“迫于生活”。

先说说娃吧。
“退圈”几乎成为微博月经贴。结婚、升学、工作忙……理由五花八门,但归根结底都是“没时间”。
13年我的娃照产量大幅下滑,堆在房间里尚未开封的套装大概也有个十几套,并且我还在买。=__________=
但是,我对娃的热情还在。
就算再也不能每天16小时YY家里住人的teho世界,好歹我临睡前还是会时不时脑内下这周我要拍谁要拍啥怎么拍,好歹我每天上班摸鱼还是要打开flickr看看巨巨们手中美美的娃,好歹我每周回家哪怕遇上风雨天拍不了照也还是要摸摸叶望望的鸡屁股。
顺说,小枝他快回来了,我觉得我对娃的热爱要爆发了。TT_________TT
总之,娃们仍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霸占着那个玻璃柜,或许未来地盘还会扩展。开玩笑,我刚刚领略到DD的美好啊!【喂

游戏。查淘宝可知,我13年只买了四张游戏——357,FF13-3,实况2013,铁拳。= =|||||||||
不要怀疑,后两样只是用来决定谁洗碗这种无聊的事情而存在的。
357貌似只通关了蜀传,然后那么多年以来我突然对割草游戏感到无聊了,并且差点睡着……
FF13-3打了个开头,可是13-2一脉相承的浓浓撒鼻息感,再加上Lighting封神之后的强烈装逼感,都让我……打不下去……
13年真的没啥我喜欢的游戏嘛……我打游戏的时间大概还没有我看AKBingo的时间长。

新番。动画方面完整看完的……好像只有巨人和Free?勉强算上13年完结的Psycho-Pass的话。
基本上已经沦落到微博都在刷什么就看什么的地步了。摊手。不过这三部除了Free之外都挺有好感。
虽然革命机今年也大热,可惜我对萝卜番的感情一定是都献给EVA了……扛了三集还是看不下去。
啊,13年还去看了EVA大展!!虽然很山寨很简陋,好歹也是在中国市场迈出的巨大一步!可喜可贺!!

三次元。日剧总算是看掉一部半泽直树,不算太out。【仍然是大家刷什么我看什么
美剧……zero。最近觉得破产姐妹是挺有意思的。
英剧……三集片什么全世界人民都看过的就不说了。
电影……今年几乎都是在电影院过的。你懂。唯一印象深刻的片是《无人区》。

朋友。没错,友情也很难有forever。所幸身边仍有这样的朋友。就算多久不联络,想到了仍然可以微信上一顿神侃,出去旅游仍然惦记着给你带手信,短暂相聚仍然能天南海北地戳笑点。
够了。
我不是什么乐观的人,我只是厌烦过早下定论。你结婚了,你变了,我们的友谊就此玩完了。
天,难道所有已婚妇女都是孤家寡人,或者只能和已婚妇女谈家长里短、柴米油盐?若是如此,我倒要先抢得自我了断。
是没法再像以前一样近乎黏腻的熟络,我的生活重心也不会再完全吊在兴趣上,甚至我也知道疏远在所难免。但至少,可不可以不要把话说得那么决绝?更不要搞得好像是我要和自己的过往世界说再见。
浓茶终归会变淡变冷,但轻抿一口,心知茶香仍存,手有余温,足矣。何况本来,君子之交淡如水。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君子啦哈哈哈哈……

Well, I am still myself.
So, shall we talk?

北方小城

今年并非第一次不在家过年,却是第一次有了离家远游的感觉。
2013年春节,与姐姐游关西。除夕夜用B站象征性看了几眼春晚,又和妈妈断断续续卡了几分钟facetime,就算过年。次日京都街头没有硫磺味,没有满地粉粉的红屑,我是不记得春节这回事的旅人。
但今年却不同。周围哪里都是春节,但我不在上海。

那是个中规中矩的北方小城。当然,他会一边不屑地称之为小岛,一边又骄傲地说这里有山有湖,更有海。人嘛,对自己的故乡总会有莫名自豪感。
如今我闭起双眼,想到的是北方冬季特有的泛白阳光,遍洒在公路上之后带来眼底刺眼的光芒。植物直接被漂白去了绿意,黄而枯瘦的枝干与蒸腾着烟雾的烟囱一起直插天际。但天空和海不同,有着截然的高饱和度,浓艳的天蓝和诗意的蟹青色。尤其是海,总是不经意间出现在公路的尽头,高过路面,高过地平线。在那里,脚下的路都连结着粼粼的金光。

市中心的街景好似90年代初我记忆里的上海,据说也确实是十几年没有发生过变化。往往是刚路过簇簇新的购物中心才几分钟,路两边便都是古板板的火柴盒6+1公房,再开几步则干脆都是砖砌的低矮平房了。
唯一不随建筑改变的,是哪里都有好多吃的吃的吃的。
购物中心间夹杂着各式小吃,模式基本都是一人推着一个玻璃小推车。里面是煎焖子、烤冷面(这两个在出现率上可并称双霸)、烤串儿、冰糖葫芦、糖炒栗子……煎焖子是对我挺新鲜的一种吃食,基本就是块状凉粉(?)拿平底锅煎了,撒上花生酱辣油。据说是贫困年代里肥肉的替代品。我尝了一下,是挺像肥肉口感的……
沿街公房的底楼商铺,80%都是各类饮食店。不说饭馆,是因为确实大多只有这一间门脸的大小。旅游城市嘛可以理解,可惜大冬天的并非旅游季节又赶上过年,什么都是关门大吉。包括某人念叨了很久的三姐烧烤。顺说小城没什么特色菜,馆子大抵都是烧烤、火锅、海鲜,三分天下。小城住了十来天,如同是回顾了一节海洋生物课。什么偏口塔嘛老鼠斑,海兔子大红虾花壳蟹,一并煮了蒸了拌了,与尔同消万古愁。
比较有特色的回忆是七点不到被拽起来,开了20分钟的车,只为来一碗某人记忆里热腾腾的羊汤。其实大概也就是羊骨煮的汤料,加上羊肚羊肠各类杂碎,打个鸡蛋,撒上葱花香油,囫囵吞了再咬一大口油饼。说不上有多好吃,但看看外头大冷天排队的二十来号人,顿时就很有成就感。
家里做的菜,好吃但多吃不惯。我没什么忌口,唯独品不来生蒜,什么糖蒜八宝蒜倒是来者不拒。在上海时,每回跟某人吃海鲜总要被喂生蒜,简直比吃药还难受。到了小城,好嘛,是个凉菜里都拌了八头蒜……只好多吃饺子,韭菜鸡蛋虾仁馅儿最受欢迎,还有羊肉馅儿牛肉馅儿素瓜馅儿。试着擀了饺子皮,不是圆的是椭圆的……不服又试了包饺子,不是一只饺子,是一坨饺子……

过年在那里也有那么点规矩。不像我们家,年三十吃顿饭,over。人家年三十,中午才是年夜饭,好比结婚也是中午摆酒。晚饭是剩菜凑合着对付,八点全家看春晚。唉,我都几百年没看过春晚了……十点开始全家包饺子,煮之,吃之……咦!所以晚饭才那么凑合吗哦买噶刚才吃的有点多……
所有的炮也必须在十二点前放了,这才是吉祥。据说往年放得也跟解放战争似的,今年大家不怎么敢放,只为顾虑着PM2.5。总之年三十比上海的全盛时期大概调低了30%音量,接财神更是没啥声响,让我怀疑这莫非是上海人民才信仰的传统?……
我也几百年没放过炮了,今年却像个小孩一样,裹成粽子站在楼底,手里拿着超大号仙女棒转悠。某人也拿着舔火舌的仙女棒蹦跶,一会儿噼里啪啦鞭炮炸了,一会儿噼里啪啦烟花上天了,我扭头看到背后的大红春联,一瞬间有那么点小激动。

哈哈,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