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繁有好友出嫁于是重新想起这个话题。

对婚姻并无期待,对恋爱却不然。
非常想得到一个属于切仅属于我的人。满足我的保护欲、服务欲以及占有欲。
想来确实很想用“贱人”这个词来形容自己。我的存在感及成就感,主要源于被他人需要及肯定。因而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现在所从事的工作近似服务业,其实非常适合。而这种情况如果体现在感情上便是一个极端。
所以呢,我大概,也是活该得不到。

新来的八分小豆丁,RL-Mango,取名莲子Renko.
Renko

白白的,软软的,蠢萌蠢萌的,有很好摸的小肚皮。
设定大概是不知从哪里来的居家小精灵【…………】 嘛,超生的小朋友就懒得想了。

DP28没有17司真不幸福。

乐展随笔

第一次参加乐器展。
仍然是龙阳路,仍然是新国展。但没有通宵改新闻稿、Briefing Book的惨痛经历,也没有因为要陪客户总裁专访而高度紧绷的神经。虽然整个参展过程长达三天,而非车展那时候做完媒体日就完结,但心情始终很轻松。偶尔还能开个小差,在展馆中四处张望别家的乐器,或是走到草坪上听不知名的外国乐队演出,吹着风,看着浦东极为纯净而广阔的天空,欣赏乐手们享受音乐的表情,异常惬意。这完全是过去做车展不能想象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与音乐相关,整个乐展都显得更为闲适而快活,贩售乐器反而成为了次要的事情。哈哈,也可能是因为我们家客户的产品并不愁卖吧。

做了几位演奏员的专访。周围倒是并没有什么学习音乐、以音乐为生的朋友,潜意识也觉得将人生赌在音乐、摄影、绘画之类的艺术上有些……不太稳定?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次很珍贵的体验。
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位少年鼓手,分别只有15与17岁,但爵士鼓打得非常棒。17岁那位更是获得了全国打击乐比赛的冠军,让我非常汗颜……本以为只是小孩子,或许能谈出的东西有限,但没想到这孩子的谈吐却非常成熟。尽管才17岁,却已经决定作为鼓手来度过今后的人生。提到未来的梦想,他说“想去全世界游学和巡演,想去古巴学Bongo,去西班牙学Flamenco,去非洲学原始的打击乐……淡淡的,却很坚定。
17岁就能决定自己人生方向什么的,真让人羡慕呐。
当然也会有迷茫的时候。这孩子经常会有眼高手低、总是无法突破瓶颈的时候。”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打鼓。“原来这样的天才少年都会有这种时候啊。
人总以为自己独一无二,连带着觉得自己的困惑烦恼于世间同样是独一无二,因而觉得自己不被理解。但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以一样的共性生存,以一样的回路思考。

可惜最后一日却被两件完全独立、但都拥有”不靠谱“这一共性的事情搞到发火。不然该是多美好的三天。

某时某地某人

如果我有机会拍电影,处女作的场景只会在这里。
我并非生来如此,而是拜某时某地某人所赐。

Aoba's 6th Anniversary
直到现在还能很流畅地背出这个地方的地址。曾经有个学长说,这是天堂的地址。

Aoba's 6th Anniversary
这里有最天马行空的梦境,最无病呻吟的文字,以及最细如流沙的时光。

Continue reading 某时某地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