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ling in the deep

Suzu

我感觉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拍出这么让我沉迷的小铃铛了。
我的女王陛下。

Suzu

感谢某人出借这套時の花束。起初觉得这套对于小铃铛款式恐怕过于成熟,也不想再给阿鹤买洋装。可穿过之后……
小铃铛对不起爸爸错了【土下座
这家伙在我冷藏她【……】的这段时间里明显又成熟度UP不少……SDGr计划势在必行。老V年底来一发如何?【你不是还指望年底出17司+普肌老师么啊喂

标题和图片极端不符。
Adele出道时就听过她的专辑,但我对欧西音乐素来不感冒,也未多留意。直到这次听了某选秀歌手唱Someone like you,才重新回头听。结果好爱这首Rolling in the deep.

其实中文名可以译为【暗流涌动】。
暗绿色的悲伤火焰暗涌于污泥之下,火舌不时钻出地面炙热脚趾。
铺满房间的大块玻璃从中间裂开,随即蔓延,一瞬间崩析如同满室的星子。
无边无际的厚重白色棉布,其下无声恸哭至快要窒息的女孩。

能让人在脑子里拍MV的都是好歌。通勤路上尽管还一直塞着耳机,但不是打PSP就是刷微博。我不能失去联想的力量。快戒了微博这磨人的小妖精吧!

the shape of me

在密不透风亦无空调的羽毛球馆虐过整整两个小时之后,整个人都活像从水中被捞起一般。但精神亢奋,并无感到半点虚脱,随即又以火锅继续蒸发汗腺。
下午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想找片子来看,便看了好几个高中同学(很有趣,清一色都是男生)推我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青春这件事情怎么拍或许大家都有共鸣。我亦能体会为何某人在看之后,感叹自己为何当年未能在高中成就一段恋情,又反复推我去看。我们都觉得人出了校园之后便无法再进行纯粹的恋爱,也都赞同到头最终选择结为夫妻的,未必是自己心中最为挂念的那个。

片子拍得很美。沈佳宜确实就是男生心目中永恒的初恋情人形象,纤尘不染,似乎毫无瑕疵,能给人以最美好的联想。连女主角自己都要辩解“其实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好”。好几个镜头用了逆光,温暖光线中沈佳宜随风浮浅的发丝、小而柔软的耳垂,以及嘴角的梨涡,都很令人心醉。
不过最打击我的点并不在此,看了之后的字幕介绍才知道,原来这是九把刀的自传体小说自己改编电影,作者本人就是男主角原型………………喂喂,把自己的高中生活写成小说拍成电影,这不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么…………

只是大概没办法拍到这么阳光热血的地步。仔细回想,高中那三年,是我被浇铸成型的年代,与之前的15年完全脱离了干系,而之后的年岁也不过是在这原石上增补或削减。
那三年的初始我有些自卑,进而被抽离记忆,被周围那些早已生活于此的人群所感染同化。
那三年是一个极端的矛盾体,一方面消极厌世,却拥有最饱满的情感与梦想,并能感染他人。至今也游离于这两种极端状态之间。
那么多作品去讴歌十几岁少年少女的故事并不是没有道理,那确实是人生最光华灿烂的日子。我在那个年代一边说着“不希望活过25岁”,一边又拼命想着自己26岁的样子。

如果10年前的我看到现在的我,呐,你会作何感想呢?

今天在火锅店的时候,又聊到出国的话题。想着大学毕业的时候说过想去国外念书,也真心实意地准备过GMAT却不了了之,我的考试运似乎都在那一年的高考用尽,之后只是顺遂他人的推动而步行。时至今日,几乎连专注于一件事情的气力都没有。
我说最近看到新西兰的工作旅游签很有兴趣,大有想折腾出一个Gap Year的意愿。立即被人嗤之以鼻,“你以为真能找到工作吗?你以为真能那么轻松啊?你放掉这一年不是浪费吗?”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杨丽萍说,她活着的意义,是作为旁观者,体验这个世界。
而我活着的意义,是作为探索者,探索的对象则是我自己。除此之外的事情都并不重要。因而,保持自我的形状不在浪潮中冲垮,是最为重要的事情。因为我一旦全盘接受世界的通用法则,我便不成为我自己,世界也会因而失去意义。

所以我拒绝做违背自己内心的事情,即便那是必需品。我拒绝按照世人认可的标准生活,即便不被理解。我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是如此深爱着那个生于那三年中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