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Keirara玩了一天

Keirara完妆后都没怎么好好玩过。原因很简单,我找不到眼泥了……家里那么多眼泥都黑洞到谁的脑袋里去了?!不想为了三块钱上TB,周围又没有文具店,拖拖拉拉直到昨天友人支援了一点过来。
DD的卡通眼挺难装的。似乎有不拆热熔胶直接拔眼的邪道,每次用电吹风加热即可……但我嫌烦还是上了眼泥,结果调整了我差不多半小时。

Keira
其实外景那么多张只有这一张勉强能看……Keirara我对不起你|||||||
明明抱在手里那么萌,为啥跑到外面就拍不出来了呢……果然和DD还有待磨合啊。【以及下次外拍必须带支架

逛天使之里的时候,纯粹看中这一套全尺寸通穿才买下准备给Keirara。结果今天一穿,好嘛虽然拉链拉得上去,但是一整个胸部占据太多料子导致裙子部分严重蓬起……奇妙的孕妇装效果啊Orz
以后还是乖乖买DY体的尺寸就好。
穿上去之后怕染色,结果几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草草拍了几张就赶紧脱了下来。

Keira

Keira

换回粉毛就合适很多……粉毛不愧是二次元少女的朋友。你哪里是什么女管家女教师啊……这特么是拉克丝吧Orz
不过和大多数DD比起来,Keirara还是看着挺成熟的……
对她越来越有爱。

自分らしく生きること

发生太多事,却连止步整理的心情都没有。情愿浑噩地睡过一日又一日。
我搞不懂我。

被人问了两个问题。
——你的理想是什么?
——哦,等有钱了去拍电影吧。
有人答想环球旅行,有人答想做贤妻良母。大家都是说得那么斩钉截铁且看得见实现之道。我却并没有特别想要实现的东西,在当下。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做出这种回答。当然心里隐隐的是有这样的想法,却决然没有果决到可以脱口而出的地步。
我其实没有理想。如果真的有了钱,也许会挑一些长相清奇的少女,拍我们那说不出口、成不了文的少年时光。

——你觉得你现在的工作让你离理想更近了吗?
——更远了。我偶尔回顾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发现自己已经写不出那样的文字了。
随后就这样老去。相差无几的一日一日,却累积成再也回不去的过往。时光是走在日历上的水,那些纸张终究被泡得稀软泛黄,令人不快。
就这么抱持着和主流作战的想法成为了主流,就这样弄丢了自己。会不会到那个时候,我连那些记忆都弄丢了?

“人生的成就不是你有多少钱,而是你还剩下多少自己。”
某车的最新广告语。准得人心惊肉跳,差点要喉头一甜。但好笑的是,听说这个团队的人也全部走光了,我这厢曾经那么向往的、隔空作战的战友们啊。

自分らしく生きることはそんなに難しいですね。这不是理想,这是梦想。

从王女到女王

在天使之里买的浅蓝色猫须眼。入手时颇为纠结,这种透彻的冰蓝色应该是阿蝉的限定色……但这是副18mm。于是只能搞回来拯救经常黑洞的小铃铛,只是要冒着会凶人的风险。
不过好在实际佩戴起来还不错,猫须的瞳孔够大,只是从王女走到女王或者女王候补,还没有变暴君。= =

Suzu
Continue reading 从王女到女王

蜜糖镇物语

去香港前,在miki的带领下邂逅了蜜糖镇。二手名牌鞋包寄卖店这几个字与店里的氛围相去甚远,其实更像个百宝箱一样充满了许多好玩的萌物,在我那女人了那么一点的心上挠来划去……

以下是,“大龄男青年装嫩穿水手服”系列……

12031702

其实还挺带感的不是吗
miki说这次SHDP做了17男水手服又指名阿蝉做麻豆时我整个人都傻了……因为榎蝉折现在在我脑海里就是30+老男人一枝花,实在无法想象他穿水手服什么的……
但是这下我认了,难怪switch出的17男水手服会被秒完【不他家好像出什么都秒完】。阿蝉世上还有什么你驾驭不了的衣服吗?= =
不过我觉得这衣服赔钱货是果断不能穿的我绝对会笑死……

12031703
很久不见的青诺诺~父女照萌!

Continue reading 蜜糖镇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