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更改

原来那个账号被太多三次元利害人士关注,想想实在不愿意再和老板们解释BJD是什么我对COS有什么看法,索性重新开了一个小号。
今后BJD、ACG相关的东西都只po在小号上,大号只写些三次元的时事和行业评论,这样读者也会比较各取所需吧……
【是说基本上我觉得那个大号之后就很少会再更新了Orz

总之,请基友们关注新号吧。鞠躬~

366 vs 拉肥

把爱慕【其肚子】已久的拉肥如愿以偿拐回了家。
除了肚子以外,拉肥总是在我以为他是男生的时候穿女装,在我以为她是女生的时候穿男装……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无论男装女装的拉肥都是非常可爱的!

拉肥、366和叶望望
先跟家里其他两个家伙合影一张。
叶望望因为小鸡仔被拉肥占用的关系而非常不爽,于是提前退场。
真相是因为去不了菲律宾而很难过。个么……人家只有卖小姑娘的连体泳衣没有卖泳裤的呀……

Continue reading 366 vs 拉肥

对于几乎一直是沾到枕头就能睡着的我而言,连着三晚失眠到凌晨三点是很让人恐惧的事情。
曾有一位年过四十、让我很憧憬的上司对我说,“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每天八小时不够睡”。说这话的时候,她正在例行公事地吞安眠药,即便如此每天也只能维持住三四个小时的睡眠而已。
听起来像诅咒,当我这几晚在床上碾转反侧之时,这个诅咒在脑子里越发清晰。

失眠的时候,空调总是太响,枕头总是太高,窗帘总是没有完全拉好;坏念头盘旋不去,眼皮闭太紧而开始酸疼。
找不到原因,没有大起大落,也无纠结烦扰。最多是连着两天中午犯贱,喝了前同事从泰国捎回的白咖啡,想来咖啡因也不至于药效燃烧到夜班。
心跳很快,像是高速跑步过后停不下来。燥。

初上班时,我插着耳机走在路上,脑海里是与眼前世界毫无关联的故事与风景。音乐是幻想的催化剂,我给自己放电影。
多年之后,仍然插着耳机,怕破坏听力不敢开过50%音量,什么音乐都是模糊;怕迟到了要给小朋友留坏印象,习惯了去哪里都是疾行。脑子里没有故事,没有任何故事,就如敲击键盘也写不出三两句子。无法长时间专注于阅读,习惯把自己的时间砍到支离破碎。短暂休假亦于事无补。
可悲是我不知如果完全放慢脚步,自己还能去往哪里。
没有人在身后逼我,太多人在身后逼我。

写完这一些,祝我今日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