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7@玫瑰公主咖啡吧

这个非常坑爹的地方位于马勒别墅内。
上海人民应该没有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当年大资本家马勒的女儿做了一个梦,醒来后画了个别墅草图,马勒为女儿圆梦便造了这栋风格奇特的小别墅。以前曾经是上海团市委的办公场所,年幼时我也曾和外婆一起进去上班,只不过印象不深了。后来马勒别墅被改造为酒店,也就基本断绝了与普罗大众的联系。所以,如今能有这么一个咖啡吧让人至少得以一亲花园芳泽,还是很让我感激的。

这家店的环境因为马勒别墅的先天优势自然无可指摘,装潢、餐具都是围绕着玫瑰主题选择。

11032701

Continue reading 110327@玫瑰公主咖啡吧

Breakaway

一直以来说到“成长”,只意识到不断增生、延长的含义。却没有想到其实有如雕塑,“成长”也必须要切割、舍弃掉一些部分的。
舍弃意味着对赌,因为最终收获的东西未必比放弃的要好。
究竟舍弃还是不舍弃,必须有一套评判标准。那么,该选择谁的标准?

长久以来,我都告诉自己说,只需在意那些最重要的人对你的看法即可。这样或许能使自己不那么流于俗套。
但事实上,我很少和这些人交流对于我的评判标准,以至于最后,我还是将那些最世俗的标准强加到了他们身上,并以此来束缚自己。
我是个习惯选择稳妥道路的人,为了将可能的损失降到最低,宁愿放弃一些柔性的东西,比如自己的喜好、心情。这也是出于上述原因。
而我还一直美言其曰,我是为了这些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

但是今天,某个人却对我说。
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取得什么成就,不管你外部的那些东西会变成怎样,我所认识的你都不会改变。我对你的评价与感情也不会因此改变。你只要过得开心就好。
那个口拙的家伙,打了很多字才觉得自己足够表达清楚。
我却是真的一下子感动得有些想哭。

最近在京极堂某本书里看过类似的表达,大意是:人们往往习惯以财产、成就、地位之类的外部因素作为标准去评价一个人,但这些标准却会随着外部社会的变迁而变化,评价也会随之改变,唯一不变的只有人本体。
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这个本体也必将消失在历史中,不留任何痕迹。
但其实,只要有那么几个人曾经认识并喜爱这个本体过,那他便算不上是毫无存在意义。

我想那些我所珍视的、被划之为“不可失去的底线”的人们,恐怕都是如同那个家伙一样评价着我吧。
所以我亦没有必要再去用这些只隶属于外壳的条框去束缚自己。因为我所在乎的人们其实并不在乎。

This time, I’ll follow my heart.
我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舍弃的东西了。

「サヨナラまた…。」

「サヨナラまた…。」
谁より爱しいひと 忘れるなんてまだ出来ないけど

止まったままの時計に 新しい季节を運んでく
くちびるにふれる風 冷たくて心しめつけるよ

時が経てば 経つほど全て まるで嘘のように思えて
泣けるくらい 愛しているのに 君には届かなくて

「そばにいたい…。」
単純な言葉さえ 伝えられないまま终わってくの?
あんなに近くに 感じてたのに
恋の痛みさえまだ爱しくて 手に届かないほどに切なくて
もしも願いが叶うのならば 二人幸せな 夢みさせて

欲しいものを並べて 幸せと言い聞かせてみても
君がいなきゃ 何かが足りなくて ただ虚しくなるよ

君想えば 想うほどに 気が遠くなるくらい痛いよ
泣かないから もっと强くなるから もう一度抱きしめて

「サヨナラまた…。」
谁より爱しいひと 忘れるなんてまだ出来ないけど
閉じ込めた言葉 溢れそうだよ
出逢えたことに意味があるのなら この胸の痛みも愈えるのかな?
もしも愿いが叶うのならば 頬を濡らす想い どうか気付いて

君のいた毎日に 嘘はひとつもなかったのに
大切なものは いつも こぼれ落ちてゆくのかな?

「そばにいたい…。」
単純な言葉さえ 伝えられないまま终わってくの?
あんなに近くに 感じてたのに
恋の痛みさえまだ爱しくて 手に届かないほどに切なくて
もしも願いが叶うのならば 二人幸せな 夢みさせて

Vocal: 菅原纱由理
Lyric: 唐沢美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