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了

曾经以为很重要的东西,真的失去了,好像也没怎么样。
没觉得很难过,胃酸没有分泌过多,只是忍不住想冷笑。

那么请问——
到底是这些人对我从未重要过?
还是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好得可以立刻把知交划作路人?

又或者只是越来越认命罢了。
命中没有便不强求。
你倦了,有缘了,便停下来陪我一程。缘散了,大家又各自一路好走。
我留下来感恩就好。

总是想说谢谢,大概也只是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