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年来到前

在扬州的时候,泡完了温泉,横在非常舒服的单人沙发椅上,眼前是黄绿一片还带点残雪的冬景。突然有那么十几分钟陷入非常幸福的境界,什么都不想,真的是什么都不想。连我尝试着去想都想不起来。某些人某些事,像是压根没发生过一样。
于是我顿悟了。

过去的2X年,我的杯具都来自于我的文青气质。太试图存活在某种状态里,换句话说每天都幻想自己在演文艺片。注意这种幻想还是本人毫无自觉的。╮(╯_╰)╭
当然,文艺片通常是没有happy ending的。也难怪我的生活里各种小杯具。就算其实一路顺风没什么值得可抱怨的,也要把它折腾成祥林嫂的悲剧片。
喵的,一样都是活着,我为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
每天开开心心,大红大绿地过幸福日子有什么不好?

新年的关键字是:要现实,寻开心。
工作就是为了赚钱。赚钱就是为了开心。附带理想属性当然更好。
钱少事多就不要来找我。反正绝不是无处可去。
个人问题也要提上议事日程。算算手里也牌不少。
多花点钱在自己身上,在父母身上。
该认真的事要认真,不该认真的就随便搞搞。
说话做事都要直接,别让别人猜,也别让自己掉坑。
脚踏实地过好每一天。一旦犯毛病就翻出这篇blog看一遍。也欢迎大家抽打。

就这样,shiki你是不是很想表扬我?
祝你们都开心。

雾影苍茫

春节休假前的最后一天,加班到九点多。下楼,飘雨丝,拦不到车回家。
公司新址其实环境不错,但仅限于室内。周边实在是一塌糊涂。离两个地铁站最少也要走18分钟;中午周边小饭店都仰仗着某医院而爆满,大牌到连外卖都不送;基本很难拦到车,就算拦到,你看到一老奶奶推着一轮椅老爷爷你忍心不让?
这么说起来……公司旧址真是各种饮食、出入方便,鼠害反而是唯一的缺陷。

年会无事终了。继续没有抽奖运。本不想上台却被老板指名,只好又主持又表演上蹿下跳一晚上,结束的时候倒在椅子上站不起来说不出话。
第二次拿了年度MVP。虽然很意外,但坦白说,好像还没有年会节目拿满分来得快活。
升职也觉得很平静,平静得出乎自己意料。那一刻我想到荣升三佐时的葛城美里,再过个几年我也快到那个年纪。
一直都觉得所有ACG人物里,最像我的就是美里。

其实都是好事,现世安稳,只是不开心。
为何现在要开心很难,负面情绪倒来得如此简单。
想回顾下自己去年成就了些什么进步了些什么,却各种说不出来。无论什么方面,皆是一片雾影苍茫的势态。
再怎么努力,原来还是过不了自己那关,被谁认可都比不上被自己认可。

2011呢,怕也要变成2010的延续。看时间飞逝而过,眨眼间太快,惟余茫然。
就像接下来的12天长假,越来越懒得规划,走到哪算哪,等结束了又长吁短叹心有不甘。
努力想过得有意义一些,其实连“有意义”的定义都不甚清晰。
看上司写给自己的评价,有种隔岸观火的疏离感。“热情”之类的词语,原来还能用在我这种缺乏求生意志的人身上?
本质还是很懒散的人哪,无非是因为要了命的责任感,才装出一副被人所需要的表情。

如果真有能立竿见影的“寻找自我之旅”,就算在世界尽头我也要去。可惜真相是无论去了哪里,烂人仍是烂人,懒人仍是懒人。

榎蟬折離開后,榊青葉的生活似乎沒有發生太大變化,至少從表面看來如此。學業、工作、娛樂、家人……他甚至刻意地將日子安排得更為滿當。
但往往,即便前一秒還在興奮地與人交談,後一秒若獨處,就會陷入相當寂寥的心境中。他無法很好地描述這種感受,像是以非常緩慢的姿勢,慢慢沉入深不見底的虛空之中。
榊青葉將這種現象解釋為,自己的某一部份人格大概已經附著于榎蟬折之上,又或者這部份人格根本就是為榎蟬折而生?
當然,他並不認為這一部份人格就是所謂“真正的自己”,因為那上面加注了許多不該屬於他的特質,比如過度依賴某人、比如不以物喜卻以己悲、比如患得患失。但他也無法否決這部份自我的存在。那是一個與其他人眼中的榊青葉截然不同的自我。宛如並行的雙軌電車,互無交集。

幸好他並不厭惡這樣的我。
幸好他很快就會回到我身旁。
榊青葉迅速在打開的空白文檔上敲完這兩句句子,復又抹去,心滿意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