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寒地冻之旅@北京-1223

和北京同事说“我要去北京度假”,都被问“干吗这时候来?!”。有个姐姐更是痛心疾首地说:“我没想到今时今日还有人这么正儿八经地想来北京旅游。”瞬间搞得我惊天地泣鬼神了一般。
温度是个很重要的因素,零下十度之类的数字对于上海人而言是不可想象的。而我却非常想体验把冷到骨子里的感受,算是完整生命。
至于那些名胜古迹,尤其是故宫,总觉得是身为中国人必须一游的地方。
抱着这种受虐心理+爱国情怀,我的北京之旅就此展开。

12/23,抵达北京已近中午。
旅馆靠近鼓楼。check-in外带草草解决午饭后,便搭上去雍和宫的地铁。
因为事先没有做过功课,直到听见地铁的英文版报站我才知道——
雍和宫它原来是个庙啊?!【师太你是不是很想鞭尸我?

Yonghe Lama Temple
不仅是庙,而且是喇嘛庙。雍和宫原先是雍正即位前的行宫,后来被康熙改成寺庙。
说到喇嘛庙,脑海里便浮现出转经筒和经幡来。

Continue reading 天寒地冻之旅@北京-1223

Alone

坐在15楼的阳台上,仰头望向倒置的世界,从淡蓝至金色的完美渐变,巧致的别墅群和大片的绿地。
空气鼓动中夹杂着辨不清来源的声浪。这种带有未知感的混沌让人心安。一旦有清晰的汽车轰鸣或者汽笛出现,就很令我心烦。
安静并非完全静谧无声。我只想听见不含人工成分的声响。

一个人。一个人便很好。如同淹没在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