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over

“既成事实”之类的字眼令人厌恶。但我亦不喜“人定胜天”。
总是要在两条路间寻个交叉点,时机未到便噤口不言。担心给出的不是最佳答案,好像玩养成游戏,成日担心掉星扣好感。
久而久之,张口忘言,缺乏表达欲,以遮天布幔将自己裹得严丝无缝。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后会有期

SEMI
终于取回自己身体和衣服的榎蝉折同志。关了一阵箱子好像嫩白一点了?
众 【那是你的错觉!】

SEMI
我承认阿蝉总是凛冽到让我言语贫乏,其实每次看到此人后那种心头如小鹿乱撞【这四个字写出来我都脸红】的感觉也让我很困扰。
除了【娶我吧TTATT】之外,我对此人实在没有别的什么想说的了……

恩其实这是给妈妈桑的生日贺图。虽然指名是果照,但抱歉我实在没力气脱光他了||||||
同一个17身体,为什么赔钱货装着我就能正大光明地拍他光膀子,轮到阿蝉每次连换衣服我都不敢多看……

Continue reading 后会有期

headache

从眉心贴着额头约莫向上十公分处开始,在头骨内仿佛有片状砍刀,一块块削切脑髓。
在头骨外用掌敲击,仿佛能从外部引起共鸣一般,痛感也略略减轻,用力越狠,感觉越是舒服。
躺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胃袋也被牵扯进来,一阵一阵恶心。其实头痛本身还不算什么,这种一团棉絮如鲠在喉的感觉才是最要命的。躺平后感觉更甚,于是连睡眠都无法达到。

我嗜痛。痛楚是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体验。无论身心。
比起他人,始终还是对研究自己更有兴趣。

Stained

Karen
自己非常喜欢的一张。原因是……很华恋?

Karen
他应该和警察打过几次交道。诸如看不惯城管轰小贩之类的……<=何?!摆摊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克星这种生物,大概真的是存在的。 总之我如此软弱而不坚定,糟糕得想一巴掌拍死自己。那种所谓的【哔——】气场哪里去了?! 反正总是种种针锋相对各自踩雷,怎么说怎么做都有错,所以结论也就四个字——八字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