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除草,松松土

好不容易zuo帮忙修好了blog,觉得还是要来写点什么才好……
然而上一次更新竟然是快快快一年前……我终于变成如此乏善可陈的人了吗!!!

Sheryl with SAKURA
摄于上周人潮汹涌的顾村公园……

又一次换了工作。用十年时间,经历了“乙方-创业公司-甲方”的人生之路。
完全不同的工作状态。每天像在上新东方,想穿越回去掐死那个一直都不怎么对英语上心的自己。
前些年积攒的技能在这份工作上完全用不上,也又一次过上了连meeting minutes都要自己写的状态。

掉入了所谓的“中产阶级焦虑”。开始担心起正常成年人会担心的问题,比如……失业,生育恐慌,学区房。
尽管月收入尚可,但一还房贷就觉得自己无比赤贫。
哦,我好久没有买娃了呢。

一直以来的避风港也进入枯水期。
因为穷,所以list上的A7R2一直都没买。手里的80对焦已然成渣,又不能一直坑老爹的800,后果就是几乎不拍娃照了。
无声地度过了青叶的10岁生日。
买了许多书,宗教、艺术、文学……然而看不下去。兜兜转转也还是回去看小说。当然刷微博是最为不费力的。注意力变得很难集中。
因为工作关系掉了咖啡坑,但怀疑自己生了条假舌头,无法品味出各种风味。风味轮在我嘴里只剩苦与酸,淡与浓,鲜有甜味。
不单是咖啡,红酒、啤酒、茶……如此之多需要说出条条框框的玩意儿,无知亦无感。

偶尔亢奋,时常压抑。大约只有每周日晚上不愿面对周一的烦躁心情,与十年前别无二般。
然而下一个十年,可预见的、听说过的烦恼,仿佛没有一条能逃得掉。
需要一根定海神针,立于内心苍狂劲风中为柱,稳自己的下半生。

绵绵新妆+全职高手

DSC_0034
尽管33的官妆辣么可爱,但看了3年跟我家一模一样的N多33,终究还是给绵绵改了。
不过33再怎么画还是那个样子,八字眉是没有以前明显了,但还是柔软可爱,微弱地带些工口气质。
我好喜欢体操服啊!

DSC_0037

DSC_0038

DSC_0039

唯一的差别是比以前看起来更忧郁了。官妆是没心没肺呆萌,现在能拍出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少女味儿。
接下来就看女王的官妆我能忍多久了。真的好喜欢啊即可修!!!

但凡我想好好拍照的日子,就一定会下雨。
于是只好花一个下午看完了《全职高手》,又通关了《使命召唤11》。
两者都是新尝试。

全职之前,我从未看过网游文。
其实网文看得都很少,文字洁癖+自命清高。全职一开始也看不下去,耐心差,看不进战斗描写,一开始剧情又像网游八一八【等……
直到黄少天呱噪地冲出来说“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你就让我帮你打网游?!”
哈哈哈哈哈,突然被搞得好兴奋哪!!从此爱上黄少天,文章也看得下去了。

全职的精华在于群像剧。实际上除了主角组,虫爹对哪个角色都着墨不多,写人物的笔力也谈不上多雄健,但职业圈里这些角色的性格却很鲜活。想来还是剧情的功劳。
包括战斗也是,总有办法让兴欣在山穷水尽时wow一下,佩服作者的脑洞。
如果说写文章是搭房子,虫爹是擅长搭出宏大框架,但内部装修却很粗糙。网文恨不得一天一更,读者又多是碎片时间阅读不求甚解,作者少做文字雕琢倒也难免。
只是拿普通小说的要求去比,读完还是略差了些什么。

角色上撇开叶修大大不谈,喜欢黄少天,乔一帆,苏沐橙,张佳乐。
大概是网游文必求一爽,叶修大大太全知全能,太料事如神,太云淡风轻,太四平八稳。打了十年,稳健可以理解。但这个男主角的心理描写还没有陈果多,比赛中大多又是第三人称视角,根本体现不出他的情绪波折。要不是叶修嘴太贱还算是个性格特征,否则真只剩下“wuli叶修大大好NB!!!”这一个印象了……
黄少天么,我就是爱他呱噪呀!!上一秒踩空被树砸,下一秒冷酷到底一剑封喉。搞笑艺人和冷血刺客无缝链接,哈,这酸爽!
一帆小天使,最励志的一个。前期的自我怀疑之路大概是所有人必经,也总希望着有人可以在黑暗中给一些微光,因而对他对叶修的感激感同身受。我想他应该到退役都不会离开兴欣。王大眼我就问你后不后悔!
苏沐橙,前期感觉花瓶,靠和叶修秀恩爱刷存在,地位还不如唐柔。但后半程成长明显,踩死刘皓真是爽得不行。就是喜欢你这样锱铢必究的样子!最佳搭档当之无愧。正儿八经的感情线,我也就只看出了她和叶修这一对儿而已,哦杜明单恋的不算。

非职业选手里最喜欢陈老板。其实我觉得这才是全作最靠近生活、也最有血有肉的一个角色。因此当兴欣夺冠陈果泪流满面时,我满脑子都是清明雨季墓碑,陈老板絮絮叨叨和爸爸讲述着叶修带来的一切改变,戳中泪点。年近而立,生活平静,独缺烦恼,但突如其来就作为一个参与者,亲历了兴欣之火燎原的全过程。大概这样的故事,比起天才们厮杀战场、缔造王朝更让人有代入感吧。
有幸遇到你,最好的你。
其他感想,未完待续,想起来再写。

使命召唤11么……这么多年来我主机游戏基本只玩RPG,这次阴差阳错为了对战买了张FPS,结果爽得不行!!!新世界的大门啊~~~~
待我看看还有什么游戏可以买买。

搬家

从去年年初打算买房子开始,整个人的状态就变成了“工作日工作=>周末搞房子”。
搞房子这事情可以具体化为看房子、买房子、逛建材市场、装修、搬家……也许打字不过十几个字节,但经历下来,就是整整一年多的周末与节假日放在了这件事情上。
于是2015年是最少玩娃的一年、最少旅游的一年、最少拍照的一年、最少看书的一年……

生活质量的高低,很大程度上由“Be Yourself”时间的多寡而决定。从这个维度上而言,2015我过得无比饥寒。感受力干涸,行尸走肉。
所幸,一切终于过去。我们终于搬入新居。

在把大多数住人搬过来之后,一下子觉得心定了。今年9月是青叶十周岁,亦是玩娃十周年。同时期的娃友仍然痴迷于此的已是少数,大约我在别人眼里也是半退圈状态,只有自己知道,这于我而言,BJD仍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随后书也一点点搬了过来,终于有了可以无所事事斜倚窗边看书的周末时光。
无所事事,是一个多么让人留恋的状态。
男人大多自大到觉得女人离了他便百无聊赖,然而我只要在一个有娃、有相机、有书、有网络、通快递的地方,便可以单独一人逍遥快活似神仙。

上周从友人处接回了眠TAE,一直以来的肖想,麻将组的最后一员。取名眠云。
设定——无。哈哈哈哈。
让我重新充实起自己的触角,好好思考一下吧。

Flickr还是被关着,单反也被老爹霸占许久,随手抓到的只剩相机。图欠奉。
我要不要买个黑卡……

“婚”字拆开一看,就是女人昏了头。哈哈。

我所工作的大张江,是魔都的IT园区,一个教科书式宅男聚集的地方。初次在九点来到张江地铁站,被乌压压的程序员军团吓到惊愕。人多也罢了,所有人的穿着亦在某种意义上整齐划一。夏季是圆领汗衫或格子衬衫,搭配有大口袋的工装七分裤和沙滩鞋。冬季则是各色冲锋衣配工装长裤或牛仔裤,球鞋。无一例外。
或许因此,大家便会产生误解,认为这边的男性大多是——收入不菲,工作稳定,单纯老实,以及缺乏异性缘。
或许因此,人民群众便认为,此处应该由大把大把的优质女婿待人捞取。便有人取长绳,系于道路两旁绿化带的枝叶上,上头挂着七八张A4纸,每张上都有一个大龄(多在75~82)之间、温柔贤惠、知书达理、身居高层的女性信息。女性的描述是千篇一律的,而对男性的需求也是一致:年龄相仿,有房有车有稳定工作,无不良嗜好。
A4纸们中央的一张上,斗大的字列着:我们都是家长,所有信息真实有效。而边上七八米处,总有那么几个与张江整体创业氛围格格不入的老阿姨,远远盯梢着。

每每此时,我都想,要是我是被挂出来的姑娘,估计都要和爸妈决裂了。

<未完待续>